首页
资讯
新闻头条百科展会
专栏
慧聪头条产品评测高端访谈产品视频
资讯
产品导购产品评测指数分析百科知识
推荐
企业动态图文赏析人物访谈面料专栏新品发布棉花专栏
慧聪纺织网首页 > 营销分析 > 市场分析 > 正文

2017年服装家纺行业信用风险回顾与2018年展望

http://www.textile.hc360.com2017年12月04日14:27 来源:中国纺织网T|T

    2016年贸易摩擦频发,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对国内出口型中小企业经营造成一定压力。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反倾销91起,反补贴19起,保障措施9起),其中部分涉及纺织服装领域,为了更好地履行WTO协议,2016年4月我国取消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出口补贴取消后,大型出口企业由于规模优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受影响有限,对于毛利润并不高的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造成一定的经营压力,部分中小企业将因订单减少收入下降,出口补贴取消将直接影响到业绩水平。

    东盟国家相对优势逐步显现,对国内出口订单形成较大挤占,2016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创汇能力继续减弱,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据海关统计,2016年东盟国家纺织品在欧盟、美国及日本市场份额分别提升0.7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对三个地区的纺织品及服装出口份额分别下降2.1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总体而言,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继2015年下降4.9%之后,2016年跌幅扩大至5.9%,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正式进入调整周期。

    2016年国内服装消费增速有所放缓,由于服装消费带有刚需属性,未来服装内需将继续保持小幅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我国限额以上企业服装类零售额为0.84万亿元,同比增长6.29%,增速较2015年下降1.95个百分点。2016年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10,218亿元,同比增长6.8%,但增速比2015年回落2.5个百分点。服装需求是居民生活基础性需求,近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升为服装需求释放提供了一定支持条件,未来国内服装消费将保持小幅增长。

    服装家纺上游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2016年纺织纤维价格回升对服装家纺面料价格影响有限。由于现阶段国内纺织制造业处于完全竞争格局,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纺织行业上游的的定价能力较弱,2016年纺织纤维价格增长并未造成服装家纺行业面料成本的上涨,根据柯桥纺织价格指数显示,2014年以来服装面料类价格指数表现平稳,基本维持在118左右。

    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经营效益总体略有下滑,子行业表现有所分化,同时受制于成本及行业竞争压力,各子行业企业业绩分化加剧。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上市公司整体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36.59%和9.94%,同比分别下降1.29和1.40个百分点。从服装家纺子行业数据来看,2016年休闲服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24.99%和5.01%;女装收入保持11%以上的增速,但净利润同比下降12.62%;男装收入增幅降至3.68%,净利润降幅达54.39%;家纺业收入增幅6.44%,但净利润降幅达16.79%。同时从业绩结构来看,存在1-2家公司独大的情况,如男装行业,2016年海澜之家(600398,股吧)及雅戈尔(600177,股吧)服装板块收入及毛利润合计分别为207.96亿元、65.99亿元,占男装类上市公司服装业务收入和毛利润的比重分别为66.42%、65.99%。高端女装中“拉夏贝尔”、休闲装中的“森马服饰(002563,股吧)”、家纺中的“罗莱生活”等企业的盈利规模都在各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相应市场占有率也相对较高。

    2016年纺织服装、服饰业通过放宽信用政策消化库存倾向明显,形成存货周转率回升、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的趋势。截至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应收账款净额为2,074.80亿元,同比增长14.00%%,增速较上年提高8.2个百分点;2016年产成品存货额为1,041.10亿元,同比增长4.20%,增速较上年下降2.2个百分点。纺织服装、服饰业近年来主要通过放宽信用政策延长应收账款账期进行库存清理,导致存货周转率有所上升,应收账款周转效率有所下降,未来需关注行业应收账款回款情况。

    2016年纺织服装业负债增速及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负债经营程度减轻。截至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资产负债率为47.04%,同比下降0.54个百分点;负债合计6,565.30亿元,同比增长5.80%,但增速自2011年来有逐步下降。从服装家纺上市公司数据统计来看,截至2016年底,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6.72%,同比下降3.29个百分点;负债总额为715.69亿元,同比增长6.56%,增速同比回落16.33%。整体来看,服装家纺行业利用增加负债方式进行扩张的速度放缓。

    一、行业分析

    2016年贸易摩擦频发,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对国内出口型纺织服装中小企业经营造成一定压力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反倾销91起,反补贴19起,保障措施9起;涉案金额143.4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上升36.8%、76%。其中,近半数的贸易救济案件针对中国钢铁产品外,其余主要集中在化工和轻工领域。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2016年跌幅扩大至5.9%,但贸易摩擦不降反升,从2015年的98起升至119起。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贸易不平衡、纺织品特保、对华反倾销等问题构成了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内容,同时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制造业回归”政策,也对我国贸易环境产生一定不利影响。整体来看,2016年我国遭遇的贸易摩擦呈现贸易摩擦政治化、措施极端化倾向明显、终裁税率普遍较高的特点。

    在美国2015年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申诉后,我国2016年4月同意取消其向七大行业提供的多种出口补贴,其中包含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后,对于毛利润并不高的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造成一定的经营压力,大型出口企业由于规模优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部分中小企业将因订单减少收入下降,出口补贴取消将直接影响其业绩水平。

    东盟国家相对优势逐步显现,对国内出口订单形成较大挤占,2016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创汇能力继续减弱,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随着我国城镇化建设进程加快,居民素质及收入水平的提高,国内蓝领工人数量有所短缺,“招工难”仍是纺织业每年都要面临的一大问题。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纺织服装、服饰企业1.57万家,从业人员423.10万人,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从业人员同比下滑2.51%。同时国内人力成本开始自然增长,自1993年国家实行最低工资标准以来,各省市区最低工资标准基本为两年一调整,呈现稳步上升态势。经过2016年的调整后,上海、天津的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了2,000元,其中上海最高,每月2,300元。在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方面,最高的依然是北京,达到21元。天津、上海、广东和深圳四个地区也超过了18元,分别是19.5元、19元、18.3元和18.5元。纺织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工资上涨必将提高我国纺织业的劳动力成本。目前,东南亚地区国家,以充足的劳动工人数量、低廉的劳动力和原料成本等优势,纺织业迅速发展壮大,致使部分海外订单开始撤离我国,给我国服装家纺行业的发展造成了较大的国际竞争压力。据海关统计,2016年东盟国家纺织品在欧盟、美国及日本市场份额分别提升0.7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对主要地区纺织品服装出口规模均呈下降态势,其中,对美国出口450.2亿美元,同比下降5.7%,其中服装出口额下降2.5%,主要出口商品中针织服装、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同比下降2.2%,单价下跌3.9%,家用纺织品出口额同比下降1.5%,美出口系20年来首降;对欧盟出口495亿美元,同比下降6.8%;对日本出口203.3亿美元,同比下降6.1%。2016年我国对三个主要地区出口金额减少导致相应地区市场份额分别下降2.1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3月以来我国服装出口形势不甚乐观,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继2015年下降4.9%之后,2016年继续下降且跌幅扩大至5.9%,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正式进入调整周期。据海关统计,2016年我国累计完成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1,594.47亿美元,同比下降9.35%,降幅较2015年扩大3个百分点;服装出口数量为295.93亿件,同比下降2.75%,降幅较2015年收窄4.16个百分点;服装出口平均单价4.29美元/件,同比下降7.54%,降幅较2015年扩大7.54个百分点。家纺产品出口额增速自2013年以来逐年放缓且已呈负增长,我国海关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我国家用纺织品累计出口385.96亿美元,同比下降4.06%。

鹏元研究 | 2017年服装家纺行业信用风险回顾与2018年展望

鹏元研究 | 2017年服装家纺行业信用风险回顾与2018年展望

    服装家纺产品出口表现较差,出口创汇能力减弱,2000年我国的货物贸易出口额为2,492.00亿美元,服装及衣着附件占货物贸易出口额的比重为14.45%,足以说明当时服装行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具有重要地位,但2000年以后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占当年出口总额的比重呈下降趋势,2016年服装及衣着附件占货物贸易出口额的比重降至7.52%。服装出口增速持续下降与国内生产制造相对优势递减出口订单流失、国内产能向外转移带动贸易转移等因素有关。未来服装家纺产品出口除以上因素外,还将受到全球区域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影响,我国服装家纺产品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2016年国内服装消费总额保持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由于服装消费带有刚需属性,未来一段时间服装内需将仍保持小幅增长

    近年来我国不断推进城镇化进程,截至2016年底,我国城镇常住人口79,298万人,同比增加2,182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57.4%,比2012年末提高4.8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差距缩小1.4个百分点。城镇化进程加快,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人均消费性支出稳步增长,2016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616.00元,同比增长7.80%,2016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3,079.00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88%。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我国服装行业销售额绝对值相应不断增长;但增速方面,受宏观经济下行、消费结构调整、内需增速趋缓等因素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服装类零售额增速自2011年以来均呈下降趋势。

    针对纺织服装而言,自2011年纺织服装(含鞋帽、针、纺织品)需求增速达到顶点以来,需求增速已经连续5年下滑,增速放缓趋势明显。2016年我国限额以上企业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额为1.19万亿元(服装类为0.84万亿元),同比增长6.82%(服装类同比增长6.29%),增速较2015年下降1.5个百分点(服装类同比增速下降1.95个百分点)。服装需求是居民生活基础性需求,受国民收入水平影响较大,虽然近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升为服装需求释放提供了支持条件,但受居民消费结构中居住、医疗等支出大幅增长影响,2012年以来我国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性支出增速有所放缓,2016年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性支出为1,739.00元,同比增长2.23%,增速同比下降2.32个百分;镇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性支出占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比重为7.53%,同比下降0.42个百分点。加之我国服装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多样化、个性化需求难以深层次挖掘,未来国内服装需求增速提升存在一定压力。

    服装家纺上游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2016年纺织纤维价格回升对服装家纺面料价格影响有限

    纺织用纤维包括化学纤维和天然纤维,两者在纺织行业的用量占比约为6:4,其中,化学纤维以涤纶为主(约占纺织用纤维的50%),天然纤维以羊毛、棉花为主,2016年纺织用纤维价格呈现普涨状态。目前石油和天然气(石油和天然气系制造涤纶的主要原料)价格仍高于2016年水平,棉花种植面积持续下降,纺织用纤维价格存在进一步涨价的压力。由于现阶段国内纺织制造业处于完全竞争格局,随着行业盈利水平的提高和纺织品出口配额的取消,非国有纺织制造企业发展迅猛,生产规模大幅增加,纺织制造行业竞争不断加剧。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纺织行业上游的的定价能力较弱,在纺织纤维价格增长的同时,纺织行业初级产品的售价却上涨有限。根据柯桥纺织价格指数显示,棉花及化学纤维价格增长,对服装生产企业原材料成本影响有限,2014年以来服装面料类价格指数表现平稳,基本维持在118左右。

    电子商务的发展、二胎政策的放开,带来了新的机遇

    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网络购物逐渐兴起,网络消费总额迅速增长。2014-2016年,全国网上零售总额分别为27,898亿元、38,773亿元和51,55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9.70%、33.30%和26.2%。京东2017年1月12日发布的《2016我国电商消费行为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市场规模稳居全球第一,电子商务交易额将超过20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超过10%。根据阿里巴巴财报,截至2017年5月,我国零售商务平台上的年度活跃买家达4.54亿,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高达5.07亿。未来几年,我国的在线零售市场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另外,随着全国性物流系统建设和城乡宽带网络升级,智能手机和便携式平板电脑的使用日益普遍,各类网上购物的APP应用也日益完善,在此背景下,国内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正逐步改变,通过上网购买商品的意愿将进一步增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及2016年穿着类商品网络零售额同比分别增长21.4%和18.1%。新的消费习惯得以培养,倒逼各类服装家纺企业在营销渠道方面进行转型升级,对于部分提前布局线上销售的企业而言,扩宽了营销渠道,形成了线上线下并重发展的新局面。2016年除探路者线上收入微幅下滑外,其他公司线上收入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森马服饰线上收入增长最快,增幅达到80%,收入占比达到30%;金发拉比(002762,股吧)、三夫户外(002780,股吧)、太平鸟、海澜之家线上收入增速在40%-50%,九牧王(601566,股吧)线上收入增速达到33.5%。

    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将释放童装市场潜力,同时为未来服装家纺产品消费提供支撑。从产业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我国童装行业尚处于成长期阶段,具有市场需求增长迅速、成长空间加大的特点。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我国0-14岁人口为2.22亿人,占总人口的16.6%,其中城市儿童约1亿,这部分人群是当前童装消费的主力群体;同时,上世纪80年代是我国第三次人口出生高峰期,共出生2.2亿人口,这是我国第三次婴儿潮,目前该批人口已达到适育年龄,我国将迎来第四次婴儿潮。同时2015年国家放开二胎之后,据卫生计生统计数据,2016年全年住院分娩活产数为1,846万人,同比增长11.5%。而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全国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较2013年提高了十几个百分点,政策效果非常明显,2017年全面二孩政策效应会进一步显现,出生人口继续保持一定的增长态势。儿童数量的多少决定了童装市场的消费容量,近些年来,我国的童装消费规模不断扩大,且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2-2015童装产业报告》,童装产业总产值年增长率达25%至30%;预计2016年我国婴幼儿服饰棉品和日用品的市场容量达到2,279.8亿元,2017年童装行业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相关部门预计,全面二胎政策放开,预计每年增加150万新生儿。随着家庭结构的改变和品牌意识增强的消费观,将催生出一种孩子主导消费的新型文化。同时,随着家庭收入不断提升,童装平均购买价格也在逐年提高。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6-2021年我国高端童装行业调研与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指出:随着二胎开放和消费升级,预计到2020年我国童装市场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

    二、2016年业内企业财务风险变化分析

    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经营效益总体略有下滑,子行业表现有所分化,同时受制于成本及行业竞争压力,各子行业企业业绩分化加剧

    2014年以来受渠道费用及融资费用支出增加,服装家纺行业期间费用率不断增长,2016年SW服装家纺行业上市公司期间费用率同比提高0.16个百分点至24.92%,其中销售费用率同比提高0.07个百分点至17.26%,管理费用率同比降低0.16个百分点至6.54%,财务费用率同比提高0.25个百分点至1.12%。财务费用及渠道费用攀升,导致服装家纺企业成本费用持续增长,进一步挤压行业内企业的利润空间。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4年及2015年服装家纺行业运营效益稳中有升,但2016年却有所下滑。2016年SW服装家纺行业上市公司整体毛利率为36.59%,同比下降1.29个百分点。2016年净利率受毛利率下滑影响同比降低1.40个百分点至9.94%。

    从亏损企业来看,截至2016年末,国内纺织服装、服饰企业数达15,715家,其中2016年纺织服装、服饰业亏损企业1,668家,亏损面10.61%,较2015年同期下降0.45个百分点。2011年以后纺织服装、服饰业亏损企业占全部行业企业的比重较为稳定,亏损面维持在11%左右。从亏损金额来看,2016年累计亏损53.40亿元,同比增长6.16%。2017年1-9月,纺织服装、服饰业企业亏损面为12.88%,同比下降0.98个百分点;累计亏损43.80亿元,同比下降13.10%,2017年以来亏损面及亏损额同比均有所收窄。2012年以来经过一轮行业洗牌,纺织服装、服饰业大企业借助规模优势或品牌优势得以生存发展,小企业则处以竞争劣势逐渐被淘汰,产业资源继续向大企业集聚,目前能够存留的企业尚具备一定的经营竞争能力,这也是纺织服装、服饰业企业亏损面及亏损额均同比有所缩窄的原因所在。

    从2013-2016年服装家纺子行业上市公司业绩数据来看,服装家纺子行业业绩持续分化,休闲服饰业绩表现较好,2015年及2016年收入分别增长11.34%和24.99%,净利润分别增长5.39%和5.01%;2014-2016年女装营业收入均保持11%以上的增速,但2015年及2016年净利润分别下降89.86%和12.62%,降幅较大;男装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增幅均持续下降,2016年营业收入增幅降至3.68%,净利润降幅达54.39%;家纺业收入持续增长,2016年收入增幅达6.44%,但净利润不断下降,2016年降幅达16.79%。

    同时从业绩结构来看,存在1-2家公司独大的情况,如男装行业,2016年海澜之家及雅戈尔服装板块收入实现营收合计207.96亿元,占男装类上市公司服装业务总收入的比重为66.42%;;服装板块实现毛利润65.99亿元,占男装类上市公司服装业务总体毛利润的65.99%。男装类上市公司服装板块收入及毛利润最高的分别为165.21亿元和65.90亿元,服装板块收入及毛利润最低的分别为3.70亿元和1.22亿元。高端女装中“拉夏贝尔”、休闲装中的“森马服饰”、家纺中的“罗莱生活”、制鞋企业“奥康国际”等公司的盈利规模都在各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相应市场占有率也相对较高。由于行业龙头规模优势和品牌优势明显,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也相对较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小型服装家纺企业因竞争劣势逐渐被淘汰,大型企业得以生存并继续发展壮大,如此一来,服装行业子行业相关企业业绩水平出现两极分化。

    2011年以来纺织服装、服饰业的应收账款额和产成品存货规模都保持增长,但行业采取放宽信用政策消化库存的方式导致应收账款增速远超产成品存货增速。2016年应收账款净额为2,074.80亿元,同比增长14.00%%,增速较上年提高8.2个百分点;2016年产成品存货额为1,041.10亿元,同比增长4.20%,增速较上年下降2.2个百分点。从下表可以看出,2014年以来纺织服装、服饰业落后产能逐渐被淘汰,新增产能增速大幅回落,行业总供给得到有意控制,同时行业致力于库存清理,使得存货规模增速大幅下滑,但纺织服装、服饰业依赖放宽信用政策消化库存导致行业应收账款规模较大,未来需关注行业应收账款回款情况。

    从运营效率来看,得益于存货管理加强,2014年以来纺织服装及服装家纺行业存货周转率均有所回升,但纺织服装及服装家纺行业应收账款周转情况却表现较差,2014年以来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降,尤其是纺织服装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明显。鹏元认为,纺织服装、服饰业近年来主要通过放宽信用政策延长应收账款账期进行库存清理,导致应收账款周转效率有所下降。

    2016年纺织服装业负债增速及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负债经营程度减轻;但偿债能力指标弱化,面临一定的刚性债务压力。

    2011年以来纺织服装、服饰业负债规模持续扩大,截至2016年底负债合计6,565.30亿元,同比增长5.80%;由于近年来服装库存规模较大,服装行业整体处于去库存阶段,行业扩张速度放缓,负债增速亦有下降趋势。从资产负债率来看,2010年以来纺织服装、服饰业资产负债率震荡下行,截至2016年底为47.04%,同比下降0.54个百分点,近年来纺织服装、服饰业负债经营程度呈下降趋势,利用增加负债方式进行扩张的速度放缓。

    从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数据统计来看,截至2016年底,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6.72%,同比下降3.29个百分点,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处于一般水平。2016年末,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最高为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的60.62%,最低为美盛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的4.54%。截至2016年底,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负债总额为715.69亿元,同比增长6.56%,增速同比回落16.33%。

    从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指标来看,2016年末二者均有所提升,均值分别为3.56和2.65,表现尚可。50家上市公司中流动比率在2以上的企业有34家,速动比率在1以上的有38家。2017年以来,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指标略有弱化,2017年9月末均值分别为2.94和2.00,行业短期债务压力不大。

    从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的现金比率来看,近年持续提升,不断改善,2016年现金比率为1.27%,现金比率提升主要系行业加强库存管理所致。从全部债务/EBITDA指标来看,2016年50家上市公司全部债务/EBITDA指标均值为9.63,其中有2家为负值,分别为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摩登大道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流动负债指标来看,2016年50家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均值为0.29,其中5家为负值,6家在0.1以下。此外,2016年50家SW服装家纺上市公司中7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无法覆盖利息支出(搜于特缺口最大),此类企业唯有通过再融资来偿还利息,一旦再融资受阻或不及时,就可能面临债务逾期或违约。

    三、2017年行业信用级别分布与变迁分析

    1.数据选取

    我们选择了服装家纺行业内主要的12家样本企业(以下简称“样本企业”)作为样本进行分析,详见附录一。

    2.行业信用级别分布与迁移

    截至2017年10月30日,12家样本企业最新主体信用级别集中在A+~AAA之间,其中级别为AAA的1家,占比8.33%;级别为AA+的2家,占比16.67%;级别为AA的8家,占比66.67%;级别为A+的1家,占比8.33%。整体来看,随着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部分企业发展壮大,AA+企业占比较2016年上升了16.67%。

    样本企业最新评级展望为正面的1家,占比8.33%;展望为稳定的有10家,占比83.33%;展望为负面的有1家,占比8.33%。其中级别为AAA的企业展望为正面;2家级别为AA+的企业展望均为稳定;8家级别为AA的企业中1家展望为负面;级别为A+的企业展望为稳定。2017年样本企业评级展望为负面的企业占比减少。

    剔除1家首次发行债券的企业(首次信用评级),做出剩余11家样本企业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迁移矩阵。从该迁移矩阵可以看出,2017年级别维持的有8家,2家级别上调,1家级别下调。其中,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匹狼集团”)和红豆集团有限公司级别(以下简称“红豆集团”)由AA上调为AA+,上海嘉麟杰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麟杰”)级别由AA-下调为A+。

    从评级展望调整来看,2017年以来嘉麟杰因级别下调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正面,剩余10家样本企业评级展望未进行调整。

    3.数据选取

    从信用级别来看,2017年服装家纺企业信用出现了一定的分化,其中1家样本企业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了正面,2家企业因经营状况好转被上调了评级,但是有另外1家企业因经营情况恶化而被下调了评级。

    2017年样本企业评级被上调或者展望被调整为正面的理由主要有:(1)服装板块及其他业务板块表现较好,经营多元化带来收入及利润增长;(2)账面货币资金充裕。评级被下调的理由主要有:(1)业务盈利较差;(2)管理层变动带来经营不确定性增加;(3)新增产能不及预期。

    3家被调级服装企业嘉麟杰、七匹狼集团和红豆集团的主要财务指标如下:

四、行业信用展望

鹏元研究 | 2017年服装家纺行业信用风险回顾与2018年展望

    四、行业信用展望

    2016年我国服装家纺产品内需稳中有升,国内限额以上企业服装零售额为0.84万亿元,同比增长6.29%,。但出口受贸易摩擦及比较优势消退等影响表现较差,2016年我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反倾销91起,反补贴19起,保障措施9起),为了更好地履行WTO协议,2016年4月我国取消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另外东盟国家凭借相对优势对我国服装出口形成了较大挤占,2016年东盟国家纺织品在欧盟、美国及日本市场份额分别提升0.7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对三个地区的纺织品及服装出口份额分别下降2.1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出口补贴取消,出口订单流失,预计服装家纺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面临一定的经营压力,其中大型出口企业由于规模优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部分中小企业将因订单减少收入下降,出口补贴取消将直接影响其业绩水平。

    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将释放童装市场潜力,据卫生计生统计数据,2016年全年住院分娩活产数为1,846万人,同比增长11.5%。而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全国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较2013年提高了十几个百分点,政策效果非常明显,2017年全面二孩政策效应会进一步显现,出生人口继续保持一定的增长态势。新增人口规模不断增长,将为未来童装及其他服装消费提供支撑。

    综上,我们认为:未来服装家纺内需消费将保持小幅增长,但因贸易摩擦及相对优势减弱订单流失服装家纺出口创汇能力将继续减弱,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面临一定的经营压力。服装家纺子行业表现有所分化,男装及女装表现较差,二胎政策放开,未来童装市场将迎来较大消费需求,休闲服饰仍有增长空间。服装家纺行业库存管理渐显成效,但行业主要依靠放宽信用政策消化库存导致行业应收账款大幅增长,规模高企,未来需关注行业内企业应收账款坏账及回款情况。

责任编辑:许月华

Tel:010-61723967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