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资讯访谈分析评测

导购
面料辅料纺织成品帆布家纺

优商
荣顺双桥林阿城缙琪华鑫龙鑫

产品
帆布纱布拉链纱线蚕丝被绣品家纺箱包
慧聪纺织网首页 > 行业展会 > 人物访谈 > 正文

靠编制面料在女装初露头角的陈序之要做男装了

http://www.textile.hc360.com2016年09月30日11:33 来源:界面T|T

靠编制面料在女装初露头角的陈序之要做男装了

 

 

  据陈序之同窗兼室友兼设计师好友陈安琪所说,他刚进圣马丁那些年是会穿着整身西装唱k,纵横夜店的大帅哥。但近一年来见到的他穿衣主要以舒适为主,每逢重要场合必选自家衣服。例如一周前,他在伦敦以静态展发布XU ZHI最新系列时,就穿着一款自己设计的藏青色西装夹克。

  “嘿!太棒了!感谢你能来!”陈序之发现刚进门的时尚博主Susie Bubble后立马送上拥抱,随后带她走近模特介绍这一季的亮点细节。不远处,中国、英国两支公关团队踩着绝佳节奏感照顾来宾,见缝插针地来跟设计师耳语,“这位是韩国著名买手店负责人”或“那边的日本时装编辑想和你认识一下。"

 

陈序之  

 

  “团队有专业公关对接媒体,我主要跟销售和售后。”陈序之的日程表显示,未来一个月内,他要辗转4座城市:伦敦、米兰、巴黎、上海,来完成2017春夏女装系列的发布、展示和订货。很难相信,一位毕业15个月的新人设计师已经连续发布了4个女装系列,入围过LVMH和Woolmark新人设计师大奖赛,并将衣服卖进Dover Street Market、连卡佛、栋梁、Opening Ceremony等在行业内颇有分量的买手店。

  当然他并不拥有像郭培——Rihanna龙袍设计师——那样的大众知名度,可行业内关注新人的星探们早把眼光投向他,意大利版Vogue编辑Sara Maino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后者从未能正确地念出“XU ZHI”,这并不“影响”她邀请陈序之在结束伦敦发布后飞往米兰参加当地时装展会Fashion Hub Market。

  想到Sara Maino的发音,陈序之也觉得挺搞笑。“序之”是他爷爷酒后给取的名字,那是个典型上海知识分子,不过陈序之如今只会听但很少说上海话了。深圳长大的他读到高中最后一年时申请了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的女装专业。不得不说,年轻设计师的急迫感,以及冲劲在他身上都能看到——从大一下半学期开始,他先后当过J.W.Anderson和伦敦男装品牌Craig Green的实习生,以至于一时无法习惯慢节奏的校园生活,早早地筹备起自己的同名品牌。

  毕业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陈序之忙于研发纱线编织面料:无数纱线被编织成麻花状后被精细地编排出不同效果。他毕业设计中的一款就像是高空俯瞰到的洋流地质图。末端的线头自然散开,带着些许未完成感,也给外人一丝侦破谜团的提示信息。

 

陈序之 

 

 

陈序之  

 

  陈序之自创的编织面料如同品牌标识在随后的每一季女装系列里都会出现,自然也包括今年3月带去巴黎参加LVMH选拔大赛的2016秋冬系列。等到比赛结束,陈序之回到伦敦时装协会在巴黎举办的showroom,设计拍档Tjasa在展位等着他。这个高瘦女生曾经也是J.W.Anderson的实习生,“我们反复尝试调整后才做出现在的编织效果”,她在陈序之外出买咖啡或是买饭时撑起接待买手的工作。

  连卡佛、221Restir、Opening Ceremony......好几家买手店从XU ZHI第一季就开始下单,也包括栋梁。“尽管他的衣服有厚重、定价高的问题,但它们是那么特别。”在栋梁主理人Tasha Liu眼里,设计师陈序之是个很谦卑的人,“这种谦卑并不是把自己放得很低,而是懂得不断从别人的经验里汲取养分”。她想起陈序之在LVMH大赛期间向同样入围的Ms Min夫妇讨教品牌商业层面的建议,“序之后来跟我说学到了很多”。

  “过去半年里,很多人跟我反馈说衣服比较厚重。”随着品牌不断市场化,陈序之打算减少每股“麻花绳”里的纱线数量以减轻衣服重量。到了最新一季,他调整思路,决定把编绳用作局部细节,并将散开的线头延长为流苏,以“体现律动感”。他习惯性地在showroom里梳理衣服流苏,把编织起来的线头打散,“这是我在设计和商业之间平衡点掌握最好的一个系列,穿着场景比之前多了不少。”

 

陈序之

 

 

  对于独立设计师品牌而言,要满足不同时段、不同地域需求从不是件易事。尤其当全球变暖导致季节转换出现扭曲性现象后,设计师很难跟上节奏。陈序之所在的伦敦今年4、5月迟迟未见开春迹象,可春夏系列早在2月就上架了,“你说我们怎么可能春夏都做欧根纱”,可他从纽约买手听来的气候又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冬天直到1月才真正到来,大量秋冬厚大衣因而错过了最佳销售旺季——圣诞打折季。

  “Neiman Marcus买手给我的建议是不用管衣服多厚多薄,好看、舒适才最重要。”陈序之上一季中,跨越季节的连身裙、上衣、半裙约为10-15件,占到秋冬系列整体的20%左右,“既然季节性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们就需要秋冬提供些轻薄的衣服,春夏也要有厚重选择。”

  在过去几个月里,XU ZHI整体形象包装也在发生变化。经由伦敦公关介绍,陈序之认识了法国制作公司VLF:“他们做过一个名为under the influence的超酷项目。我们也恰巧需要一支团队长期负责平面艺术指导。”

  分别位于伦敦和巴黎的两支团队通过邮件和面聊对网站进行了重新装修,如今页面上出现的所有文字都是同一大小、字体,其中还藏着品牌logo “XU ZHI”。陈序之递过来的新名片同样如此,“看上去可能有些杂乱无章,你不会觉得它像一记重拳打到脸上,反而是收敛、隐晦的力道。”

  他们随后还敲定下春夏系列的lookbook拍摄——以工作室自然状态为背景,模特或站、或坐,你甚至能在某幅照片里找到设计师本人。对于这点,陈序之起先并不是很确定,直到showroom邀请来的买手、媒体给出正面反馈。

 

陈序之

 

 

  Tasha从大半年的销售过程中发现,XU ZHI的客群和市场反馈发生明显变化,从起初奢侈品牌成衣的女性购买者拓展至更广人群。早秋季发布的联乘胶囊系列起到关键作用,“他想透过Pre(早秋)系列给出更清晰的XU ZHI女性形象,并从中解决主系列里碰到的问题,例如重量和价位”,Tasha发现这个尝试效果颇佳。

  定价策略尤为关键,“在中国市场,愿意多做出些许让步的新设计师往往就能收到很好效果。”Tasha从今年4月起和陈序之商量做联乘胶囊系列,并在早秋季发布。亲民化的价格,外加轻薄面料让更多顾客认识并最终消费,“而不是看完后默默放回衣架”。

  在即将开幕的上海时装周上,陈序之除了在Lablehood做品牌展示之外,还会和羊毛局跨界合作——他将羊毛用得相当巧妙,把羊毛一片片拼接在薄纱之上,正符合羊毛夏穿的实际需求。

  眼下,置身于销售环节中的陈序之已经开始期待2月发布的下一季。流淌着新鲜血液的伦敦让年轻人在比较中成长,“比如看到Faustine Steinmetz的秀,你就会觉得,哇,好棒,我也想做这样的。”

  然而他工作团队还很还小,全职员工不过4人,外加实习生和兼职工。巧合的是,XU ZHI工作室恰好是J.W.Anderson用过的第一间;他所拥有的一台缝纫机则是购自Craig Green;团队大半人马来自J.W.Anderson。

  彭琳景是陈序之同在圣马丁时的同学,她觉得陈序之算得上是一个头脑清晰之人,总是非常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以至于在临近毕业之时,她还向陈序之询问了很多写商业计划书的注意事项,以及具体生产方面的实际情况。

  而陈序之的下一步,是要做男装。“其实每个系列中,我都有一些中性风格的衣服是为自己做的。”如果说陈序之女装是以他妈妈,或是类似知性女子为灵感缪斯,男装则是为了他和他身边的男性朋友所做。“既然我们的情绪、面料和团队都能在男装方面有所抒发,而且又有这个市场需求,那就应该分开好好做。”他解释说。

 

陈序之

 

 

  “XU ZHI塑造的形象虽然很女性化,但一些夹克裁剪也适合男客户。”Tasha认为从伦敦回来的设计师很有意识塑造形象,例如陈安琪每季都会找男模来走秀、拍片,“他们很有意识地与那一群人对话”。

  客观来讲,中国男装和日本、欧洲相比落后很多年,原因在于选择范围没有那么多元化。近一两年男装设计师品牌越来越多为大众所观众,但基本都是以吸引眼球的方式。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少有直男或者职人会穿J.W.Anderson的男士裙装或Graig Green的衣服。

  “我们不可能从目前乏善可陈的男装市场一下子发展成为欧美、日本市场,可一旦有好的就会沉淀下来,并不断演进,就和女装一样。”Tasha所在的栋梁就有一批购买女装的男性群体,“他们很潮,很会穿。”

  谈到未来工作节奏时,陈序之还没有明确的规划。或许一年做四个系列,如果继续早秋早春的话,则是六个系列。不过,他的男装最早也要等到明年6月了,“2月先要有个女装的转变。随后好好琢磨男性XU ZHI的生活习惯,以及在什么场合需要些什么东西。”Anna Wintour的那句话不时提醒他,“年轻人放慢脚步,不要急”。

责任编辑:宋军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猜您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