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纺织网

化纤企业:退出行业的大幕徐徐拉开

http://www.textile.hc360.com2014年05月08日14:13 来源:全球纺织网T|T
    化纤产业在这一轮波谷中,竞争之激烈是许多企业不曾经历过的。行业在产能扩张过度与需求疲软无力的作用下,正在接受市场淘汰机制的洗礼。阶段性过剩与结构性失衡使行业痛苦难受,但同时也是市场自我修复与提升的表现。一些企业或是宣布破产被兼并重组,或是出售亏损业务轻装上阵,拉开了退出行业的大幕。 

  正如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所言,要尊重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要打通兼并重组的通道,行业发展才能在这轮洗牌中得到提升。同时,也有专家表示,虽然企业退出行业或者部分业务,但是产能只是流转,而没有退出市场,消化产能还有待时日。然而,资产聚集到优势企业,使强者更强,化纤行业内正在形成拥有国际竞争实力的巨头,整个行业的分工将更加明确。 

  退出遵从市场意志 

  化纤作为市场化程度高的行业,周期性的起伏与企业的优胜劣汰实属平常。然而,自2011年第三季度开始的这一轮行情低谷由于来势猛、时间长而使行业进入了深度调整期。多家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市场淘汰机制在今年会充分表现出来,行业洗牌将充分显现。 

  春季调研期间,浙江地区企业普遍表示,白炽化的激烈竞争正在区分出强者与弱者,“谁在裸泳,马上就能见分晓。”一位化纤企业的高层在谈到当年比拼扩能速度后的代价时说。 

  退出机制正在开启。吉林化纤此前公告称,公司将持有的河北吉藁98.645%的股权、湖南拓普50.33%的股权转让给吉林市铁路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而新民科技近日发布公告称,为尽快扭转业绩亏损的现状,公司决定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将化纤业务和印染业务整体出售。另外,齐鲁化纤集团于4月进入破产程序,仪征化纤股份公司也关掉了部分涤纶长丝业务。 

  这只是冰山一角,那些并未广泛进入视野的中小企业有的在市场意志面前选择退出。“心里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这也是没有办法。”一家小企业的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技术与规模都不能与大企业相比,业务转型也没有成功,只能关门转战他行。此前他对记者表示会再坚持,而今却选择退出,唏嘘中体会到市场竞争的冷酷。而在江浙地区,一些企业前期由于各种原因进了设备,现在形势不好希望优势企业或有需求的企业进行整合,避免更大的损失。 

  而对大型企业来说,抛弃亏损业务也是明智之选,优化资产的同时,可以建立并巩固核心竞争力。吉林化纤在公告中表示,低效亏损资产处置完毕后将会遏制公司的亏损情况。而仪征化纤的一位企业人士表示,公司通过自身淘汰掉落后设备可以甩掉包袱,整体竞争力得到提升,未来仪化将重点放在差别化高附加值涤纶短纤上。 

  竞争失利原因多 

  “慢一拍”是多家企业向记者表示竞争失利的主要原因。化纤行业单线产能由百吨到万吨,技术提升功不可没,也越来越考验企业的胆识与策略。对于先进技术的投资采取了暂时观望的态度,导致步步落后,最终被崛起的企业兼并的例子并不在少数。浙江桐乡一家企业被另外两家企业瓜分的例子即是生动演绎。 

  化纤产业作为中间产品遵循规模取胜的基本规则,扩能时机的选择非常关键。“不能完全说大家都是非理性扩能的,那时候谁不扩谁死得更早。”浙江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在规模效益还具备时,不扩能就只能被其他企业的价钱压死。而且,扩能也是一个企业实力的象征,一步落后可能就难以翻身。而对于那些未看准市场,刚扩能就进入下行通道的企业来说,没能抓准市场脉搏。 

  管理僵化,沿用卖方市场思维,消极被动是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的又一要因。从去年到今年,多家企业表示,企业的销售岗位正在增多,人员培训投入加大。在下行周期,抢占市场变得更加激烈,好的销售团队显得更加重要。而一些管理僵化的企业在岗位设定与职能转变上未能跟上市场步伐,企业运行显得吃力。同时,细节管理能不能出效益也成为竞争点,节能减排与优化工艺能否做到位,考验着企业的管理水平。 

  另外,如何应对债务危机是企业能否生存的关键。化纤企业采用互保的贷款方式较为普遍,企业遭遇债务风险往往比较突然。几年前,某地化纤企业与民营企业神羊集团互相担保,担保金额在1亿元左右。神羊集团突然出现资金危机,而此时,正是化纤企业资金链条最为紧张的时期。因为银行贷款没有发放而导致不能及时还款,所以这家化纤企业背负上了沉重的利息负担。银行在该化纤企业检查抵押品库存时,发现流动资产有所减少,库存不足,随即启动法律程序,其他银行得知消息后,也纷纷启动法律程序,查封整个企业的资金、库存及银行账户等。最终,这家化纤企业全部停产停工,企业生产与销售系统陷入瘫痪。 

  资源积聚强者更强 

  “目前化纤行业内的梯队非常明显,大型企业集团正在形成。”一位专家表示。 

  我国化纤行业在经历了多轮优胜劣汰后,资金与技术正在向大企业积聚。在一些企业选择退出的同时,另一些企业却在忙着整合资源、确定方向。 

  这方面的经验可以参照邻国。例如,2006年,韩国化纤产业受到需求下滑的重创。在一次韩国纤维产业战略备战会议,韩国纤维企业纷纷表示,该国化纤企业走出困境唯一的出路是加快产品结构调整步伐,即压缩一般日用化纤产品的生产设备和产量,转而扩充工业用高附加值化纤产品的产量。韩国业内的统计显示,1971年,韩国纤维纺织品的出口额占韩国总出口额的41.6%,1990年下降至22.7%,2005年又降至4.9%;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份额,在1988年为8.3%,2005年则下降至3%。为了扭转这一颓势,韩国提出,到2015年工业用高附加值产品所占比重要占到55%。 

  我国化纤行业当下也面临人工成本上涨过快、国内需求不旺等问题。与当年韩国情况不同的是,韩国面临着中国市场的崛起和竞争。而当前的中国,并没有遇见强硬的对手。因此,产能问题并没有导致化纤行业在全球范围内失去竞争力。反而在加速该产业资本集聚的同时,强化产业的竞争力,而且,技术发展一方面使企业实现了超越,另一方面建立了更高的壁垒,后来者的加入与超越都显得艰难。因此,我国化纤产业还将在需求的带动下,进入波峰期。 

责任编辑:李晓岚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棉类纤维丝绸编织机更多>>

网站地图